Blog

酒驾所造成的危险不比飙车轻已是社会共识

年前台中又发生酒驾累犯肇事酿2死不幸,法务部将研拟修正刑法,拟以酒测值0.75mg/L作为区别酒驾杀人与一般公共危险罪的门槛。国民党立委江启臣认为,酒测值未达0.75者,是否上路就不会受到重罚?不就是让酒驾者继续心存侥幸。民进党立委林俊宪也认为,另订更严格酒测值,作为杀人罪认定毫无意义,将给酒驾者心存侥幸的空间。

法务部研议拟参考学者研究,认为酒测值若达0.75mg/L,会产生明显酒醉状态、步履蹒跚,且肇事机率是未酒驾者的25倍,研议将酒驾致死改依杀人罪究责。修法草案预计本周出炉。

国民党立委江启臣认为,这样的修法可能会造成漏网之鱼,法务部以酒精浓度多少来判定是否是杀人的标准,是不是某种程度上掉进一个逻辑上的风险,亦即喝酒还是可以开车,只要浓度未达一定标准就不算是杀人?

江提到,若只规范酒测值达0.75以上视同杀人罪,未达0.75之酒驾肇事致死且为累犯者,是否可以适用?再者,法务部的修正方向仅就一定酒测值者视为杀人罪处罚,那酒测值未达0.75者,是否上路就不会受到重罚?这不就是让酒驾者继续心存侥幸、继续酒驾上路。

民进党立委林俊宪则认为,法务部研拟将酒测值0.75mg/L以上与一般所认定的酒驾酒测值0.25mg/L以上分开,0.75mg/L以上酒驾杀人视同杀人罪,0.25-0.74mg/L仍视同公共危险罪,法务部修法完全不接地气,根本玩假的。

林表示,目前已订定酒驾的酒测值标准,另外订定更严格的酒测值,作为杀人罪的认定毫无意义,将给酒驾者心存侥幸的空间,他所提出的修改版本,并没有设定新的高酒测值门槛,而是犯酒驾并致死即视为杀人罪。林认为,民众应认知到酒后不能开车,并没有喝一杯两杯与喝一瓶两瓶的差异。

江启臣认为,现行司法实务已将飙车认定为妨害公众往来安全罪,若致死最重可处无期徒刑,反观酒驾致死最高却仅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酒驾所造成的危险不比飙车轻已是社会共识,修法加重酒驾刑度并增列死刑,当然合理。

政府的口号是酒驾零容忍,社会要的是喝酒就不准开车,加重刑罚的目的是在遏止酒驾行为,完全不让酒驾者上路。对于一再酒驾肇事之累犯,就应该将其处以无期徒刑或死刑,隔绝于社会,让酒驾者永不上路。

※提醒您:禁止酒驾饮酒过量有碍健康

上一篇:改判中兴赔偿207万职灾补偿
下一篇:小熊队将这过程拍下并PO至网络

no comments»Leave a comment »

Name (required)

E-Mail (will not be published) (required)